调皮小孙子暑假把临安老家的鸡吓得不敢下蛋 爷爷愁出

发布日期:2020-09-17 06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昨天是开学日,“神兽”归笼。

经过评估,苏衡主任判断钟大伯属于轻度焦虑,先进行心理疏导,若还不行就考虑给他用点抗焦虑的药物。

五年级孙女暑假几乎每天都被排满

老两口轮流转两趟车接送上培训班

一开始孙女上幼儿园,钟大伯负责早晚接送,老伴负责搞家务,生活倒也平静而有规律。可是,逍遥的日子没过几年,便随着孙女上小学彻底打乱。每年到了暑假,孙女上培训班,对钟大伯来说就像“噩梦”一样。

“有时培训班一课连着一课,三四个小时,我只能找个阴凉处歇歇,回到家一身汗,头晕,脚踩下去像棉花一样,没力气。”钟大伯深有感触地说。

“我一年中最艰难的带娃日子总算结束了。”杭州70岁的钟大伯(化名)自嘲道。

“大热天的,大人孩子都遭罪,暑假带孩子是我们老人一年中最辛苦的日子。”钟大伯叹气道,今年因为疫情,五年级的孙女刚上2个月课又放暑假了。暑假里,儿子儿媳给孙女制定了详细的学习时间表,几乎每天的时间都被排满,老两口轮流转两趟车,接送孙女上培训班。

两个月下来,钟大伯渐渐出现了失眠、食欲减退,有时候莫名紧张,老毛病高血压也起伏不定。

杭州新闻

钟大伯退休前,在浙江某县一家事业单位搞行政工作,工作兢兢业业。原本答应单位返聘,但儿子在杭州娶妻生子后,他改变了主意,“儿子媳妇都是工薪阶层,叫个保姆得不少钱,也不放心啊!”

最近,钟大伯出现了失眠、胃口差、易怒等症状,血压也一直不稳定。在浙江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苏衡的门诊里,他皱着眉,细数起了暑假带孙女的辛苦。经诊断,钟大伯确实是得了焦虑症。

当天钟大伯向苏主任倾诉了自己的苦闷,苏主任对他做了心理疏导,离开诊室时,钟大伯脸色好了许多,说心里也舒服多了。